<small id='Trttkl'></small><noframes id='Trttkl'>

  • <tfoot id='Trttkl'></tfoot>

      <legend id='Trttkl'><style id='Trttkl'><dir id='Trttkl'><q id='Trttkl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<i id='Trttkl'><tr id='Trttkl'><dt id='Trttkl'><q id='Trttkl'><span id='Trttkl'><b id='Trttkl'><form id='Trttkl'><ins id='Trttkl'></ins><ul id='Trttkl'></ul><sub id='Trttkl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Trttkl'></legend><bdo id='Trttkl'><pre id='Trttkl'><center id='Trttkl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Trttkl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Trttkl'><tfoot id='Trttkl'></tfoot><dl id='Trttkl'><fieldset id='Trttkl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<bdo id='Trttkl'></bdo><ul id='Trttkl'></ul>

          1. <li id='Trttkl'><abbr id='Trttkl'></abbr></li>
          2. 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< 企业党建 < 文学艺术
            文学艺术
            小朱部长
            时间:2019-01-10    来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团

            小朱不小了,孩子都上高中了,可是人家长得年轻,大前年看像28岁,今年再看,还是28岁,你说小朱到底多大?我也不知道,女人的年龄,永远的秘密,因为藏得太久,她自己都忘了,每次填个人资料,她都要打电话问妈妈。

            小朱的小,主要表现在面相上,而不是身材,小朱是标准身高,一米六五。小朱打排球,那可是一把好手,一传、二传、主攻、拦网,她一个人就全包了,绝对是满场跑。打篮球,前锋、中锋、后卫,哪个位置都在行,断球,手到球来,投篮,出手就有。遗憾的是,小朱不会打乒乓球,她嫌乒乓球太小,不过瘾。前一段,新桥选煤厂打乒乓球的运动之风很浓,有几个自认为打得不错的男生,经常在小朱面前炫耀,小朱很不忿,找了一家乒乓球馆,每月交400元学费,跟小孩子们一起学了三个月,回到厂里,把他们一个个打得屁滚尿流。

            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。

            大家千万别把小朱看成一个粗人啊!人家秀气着呢,新桥选煤厂党委工作部部长,光会打球怎么能行,人家是文武全才,上马击狂胡,下马草军书:新闻报道,时事评论,工作总结,廉政建设。都是人家亲自操刀,妙笔生花,她那是新桥选煤厂的文胆。

            好一个女秀才,你猜猜她学的是什么专业?中文?新闻?历史?哲学?不对,全不沾边,人家是个理工女,学的是热能动力,搞火力发电的。学发电的,应该在电厂,怎么会跑到选煤厂了呢?问得好,原本,小朱就在火电厂工作,发电要烧煤,选煤厂是他们的客户,有一次拜访客户,小朱到了新桥选煤厂,只一眼,小朱就被新桥选煤厂火热的气氛感染了,就决心来新桥选煤厂工作了。找到张厂长,要求加盟,张厂长说:“你专业不对口啊!”小朱说:“理工科,基础课都是一样的,只要基础课学好了,什么专业都能学会,当年,新中国要搞原子弹,没有人才,各大名校的优等生,不管学什么专业的,都弄去了,最后,不就把原子弹搞响了吗?”张厂长一听在理,就大笔一挥,把小朱引进来了。

            开始搞培训。党的政策,公司文件,厂里的规程,事故案例。不久,就被小朱搞得头头是道,新校选煤厂的培训工作,立即就有声有色起来。

            一天,厂党委书记老吴见到了小朱,问:“你的文笔怎么样?”小朱说:“高中以前,作文经常当范文读,大学没有语文课了,就荒废了,不过,日记每天还写着呢。”书记说:“改行搞政工吧,政工需要你这样的人才。”

            组织需要,就要完成。

            在小朱眼里,没有困难二字,不会就学,没有学不会的东西。从此以后,每天吃了晚饭,小朱就去市图书馆看报纸,《人民日报》《河南日报》《工人日报》《中国煤炭报》各种报纸都仔细研读,从通讯到社论,一篇一篇地研究,不出十天,就无师自通了,写什么像什么。

            是金子,在哪都会发光,小朱的光芒,转眼又照亮了厂工会李主席的眼睛,李主席说:“小朱,你也帮帮我吧,把工会活动再推一推。”

            组织需要,就是荣誉。

            那还有什么说的,工会的工作,就是职工和领导间的桥梁,冬季送温暖,夏季送清凉,金秋助学,合理化建议,技术比武,群监员活动,节假日娱乐,转眼各种活动搞得轰轰烈烈。小朱可是生在蜜罐里的干部子女,以前,从来没拿过针线,为了跟工人们打成一片,小朱看视频学的女红,给职工缝扣子补衣裳,一针一线,都有模有样,缝得也是针脚细密。

            干一行爱一行,干一行精一行,这就是我们的小朱部长,她叫朱敬华,是个淡薄名利的人,我写她,是偷着写的,千万别让她知道,知道了她会生气的,是真生气,她要生气,食堂牛肉就倒霉了,熟牛肉,一顿能吃一斤。□胡正彬(车集选厂)